叫我北门也行。
不过是一只蹲在窗沿上透气的大白猫。您要是不忙,就留下来,与我闲散的说上几句话吧。
我曾经是只家猫,在东方。后来嘈杂了起来,我兜兜转转的游荡了许久,最终流落到维也纳。沃菲先生是极耀眼的,而我又从未见过比约瑟夫陛下的宫廷乐正更加温贴的人。更不要说那位波兰的音乐家,我真喜欢他。如果你对我以前的旧地有兴趣,那就坐下来吧。冲一杯热巧克力,我们慢慢谈。萨列里papa存了好些甜点,我想我们可以偷偷拿两块。
『每一片土地都有其地域之灵,每一个人都被某一特定的地域所吸引,这就是故乡。地球上不同地域放射着不同的生命力,不同的生命振幅,不同的化学气体,不同的磁力——地域之灵确是一种伟大的真实。』--D.H.劳伦斯

  燕官  
© 燕官 | Powered by LOFTER